欢迎光临学历邦! 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函授学历 >

中国新移民学历更高更年轻

时间:2017-01-10 10:11来源:本站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

一名年轻人在咨询移民事项(资料照片)

  2013年3月,一则白领为移民而卖房卖车奔赴新西兰卖水果的新闻见诸报端。这位80后作为白领移民样本广为流传,移民的脚步越来越轻。

  据胡润研究院与中国银行私人银行联合发布的《2011中国私人财富管理白皮书》称:个人资产超过1000万人民币的高净值人群中,近60%的人士已完成投资移民或正在考虑。

  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王辉耀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尽管当前移民潮的主要人群是投资移民,但技术移民在数量上仍占据绝对优势。“大众阶层出现的投资移民现象,是此次移民潮不同于以往的最明显特征。”王辉耀说,当前的移民除了“有钱”,还呈现出“有学历”、“年轻化”的趋势。

  新

  特色

  从偷渡客到有学历的年轻精英移民

  王辉耀认为,新中国成立至今发生过三次移民潮。

  第一次发生在改革开放之初。这一时期,大量的广东人和浙江人纷纷以“偷渡客”和“打工者”的身份,吃了移民的“螃蟹”;第二次移民潮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末到上个世纪末,其中以技术移民为甚;而目前,中国正处在第三次移民潮当中,“带着大量财富出国”,成为现阶段移民的最大特色。

  根据《福布斯》杂志发布的《中国大众富裕阶层财富白皮书》,2012年末,中国的大众富裕阶层达到了1026万人,其中近20%的人有移民意愿,即超过200万人的大众富裕阶层有移民的想法。

  “我国的技术移民中,很大一部分是通过‘留学-工作-移民’这种路径留在海外的。”王辉耀说,他们绝大多数是国内的尖子生,至少会在国外获得学士学位,而且,大部分博士等高学历人才最后选择滞留不归。

  根据美国橡树岭联合大学的统计,自2001年至2009年,有58%-62%的外国留学博士在毕业5年后仍然选择留在美国,其中在科学与工程领域,中国博士生滞留率最高,最高时达98%。

  在北京移民顾问赵丹看来,移民者的“高学历化”与“低龄化”并不绝对。“技术移民的申请人,相对年轻,25岁到40岁居多,学历高、英语流利,满足移民国家职业需求。”赵丹说,以加拿大技术移民的打分机制为例,21岁至36岁为满分,若超龄,每多一岁减一分。

  至于投资移民,赵丹表示,由于对资产有很高的要求,并且需要一定的管理经验,所以年龄较大,多在35岁至55岁之间。

  新

  目标

  从主流发达国家到多元目标国

  根据《中国移民报告(2010)》的数据显示,2010年,我国海外华人华侨数量已超过4500万,绝对数量居世界第一。移民潮不仅带来移民数量上的空前增长,还带来“移民地图”的变迁。“以前主要是沿海地区的人会移民,以福建最为突出,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‘移民村’。”从业9年的移民专家张跃辉说,“在福建,如果你上学,可能借不到钱,但是如果想偷渡到国外,会有很多人借钱给你,因为后者的回报率大家都有较高的预期。”

  而如今,除了沿海地区和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一线城市,“移民潮将逐渐向二三线城市过渡”,张跃辉说。

  现在,中国人的移民目标国仍以主流发达国家为主。另据《中国国际移民报告(2012)》,传统移民国家和高收入国家最受移民欢迎,2012年在美国获得永久居留权的人数达87017人,在中国国际移民总数中排名第一,其次是加拿大、澳大利亚和新西兰。

  王耀辉认为,美、加、澳、新之所以成为移民最热门的国家,与这些国家人才发展环境良好有关,而开放的移民政策,让向往这些发展环境的人才实现了移民梦想。“以美国为例,美国所谓的自由、开放、多元的移民政策,都是建立在‘学历’和‘技能’限制之上的,写满了‘只欢迎人才’。并且,根据人才层次,有不同的待遇。这是典型的为人才竞争服务的移民制度。”王耀辉说。

  2013年4月17日,美国参议院公布了30年来最大规模的移民改革法案。本次法案包含以下新措施:1、增加创业签证;2.将H-1B(临时工作签证)的上限从6500提高到110000;3.取消对杰出人才的限额;4.增发25000个STEM领域(科学、科技、工程及数学领域)的高学历人才签证。“如果这一法案最终通过,将极大地保证美国作为‘世界人才磁铁’的地位,对于我国高层次人才的吸引力也将明显加大。”王辉耀说,对技术移民来说,寻求更好的工作创新环境是其主要的移民原因。

  随着欧洲债务危机的出现,许多欧洲小国出于招商引资的需要,也成为“移民地图”的新成员。张跃辉称,当前许多欧洲国家推出“买房移民”的低门槛政策,吸引了不少国人,比如,塞浦路斯、葡萄牙、西班牙、希腊等欧洲小国,让国人有了更多元的选择。

  新

  现象

  从自我封闭到主动参与公共事务

  尽管当前的移民主体是“富人”,然而,近年来,普通人的移民意愿与日俱增。张跃辉甚至认为,当前普通老百姓的移民意愿更加强烈,只是因为缺少资金,有心无力。

  事实上,不少都市普通白领开始钻研各国的移民政策,为此不惜孤注一掷。比如,34岁的葛今。

  葛今是深圳的白领,有稳定的工作,他了解到,如果英语雅思平均4分,有一份150万元人民币的净资产证明,和一份足够打动审批官的商业计划书,就可以获得新西兰工作签证,继而转为永久居民。葛今决定卖房卖车,选择新西兰的“创业移民”之路。在葛今之前,有不少通过相同方式实现移民的“前辈”。为了获得“绿卡”,他们必须在当地有自己的生意,于是,很多人在当地卖水果、开杂货铺。

  但是,王辉耀认为,我国移民的主流群体仍然是高层次留学人员和富裕阶层,白领阶层尚未成为移民主力。“有研究将年收入6万元以上的人群都纳入白领阶层,计算出来我国白领人数可能上亿。而我国移民的数量每年只有10多万人,这样的比例,实在不能说是普遍。”王耀辉认为,白领移民的案例确实存在,但毕竟只是个案。

  王耀辉表示,普通人移民通常都会倾其所有,而带来的风险也不可谓不大。“如果选择投资移民,美国的投资移民是没有政府担保的,这样的投资是否能收回?到国外之后,能否适应国外的生活?普通人移民,需要提前考虑好这些问题。”

  王耀辉认为,和早年的移民相比,新一代移民者的观念已经变得开放,“很多移民者的海外生活不再以谋生为主要生活目标,而是拥有了更强的融入意识和能力。”王耀辉说,如今的技术移民因其受教育程度高、语言能力强、职业层次高、经济状况好等特点,融入意识、参政意识与参政能力较之以往有了很大改观。

  比如,2011年3月,法籍华人吴振华就出任法国执政党法国人民运动联盟政治局委员。在2011年5月举行的加拿大联邦大选中,22位华裔参选,7人胜出,参选者人数创下历史新高。而在英国地区议会2011年5月举行的选举中,共有9名华人参加,6人获胜,其中5人以选区最高票当选。“海外中国技术移民正在以参与投票、选举、关注社区建设、组建华人社会团体等多种方式,实现对移入国公共事务的影响。”王耀辉说。

  据《中国青年报》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漳州网站建设
分享按钮